yyk

一起旅行:

大维:


嗨,巴黎!

 

虽然是第一次来巴黎

却没有一点陌生感

巨大的时钟

矗立在年代久远的建筑中

来来往往的人们

匆忙却充满了自信

每一个场景

都像是从电影里跳出来的画面

光之城是繁华的,也是安静的

巴黎人一如既往悠闲

游客日复一日喧嚣

埃菲尔铁塔闪耀着360度的光芒

卢浮宫前的雕塑铁蹄飞扬

巴黎

与黄永玉书里描述的那个

精致、美好、淳朴、有趣的形象

并无二致。

 

图:大维   文:小V

拍摄地:法国巴黎

拍摄时间:2017年9月


【翻译】文书西斯 The Sith of Datawork (作者:刘宇昆 Ken Liu)

省略号-专业脑洞流产:



在From a Certain Point of View即星战宇宙慈善大联文活动中,刘宇昆这篇The Sith of Datawork 真是让人印象深刻。


全文一共只有两千多词,对电影里“机器人的逃生舱为什么没有被帝国直接打下来”这个微小的细节进行了神展开,可爱又辛辣,搞笑又讽刺。


虽然我还没有听完全书的每一个故事,但它恐怕会成为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。




译者注:


出自From a Certain Point of View (Star Wars)顺序第三个故事


其实我是瞎JB翻……


这里datawork=paperwork,因为你银河无纸化办公了……其实还是paperwork的意思,我也不费劲改成“数据文书工作”了……




【译文】


“嘘!阿薇拉,我需要你帮个忙!”


我将视线从屏幕里滚动的小字上移开,越过桌子上一叠摇摇欲坠的数据板,瞧见了炮兵队长博尔范的脸。


“我正有事儿呢,”我边说边大概指了指攒了一堆文书工作的数据板们。我的工作少不了被打断,但他总能看出我现在需要点时间专心赶工吧?


所有人都觉得在帝国歼星舰上当后勤联络官(四级)是个轻松的活儿。但想要让数量这等庞大的船员各个都吃饱穿暖,还能时刻准备好战斗,则需要很多文书工作。


“求求你了,我真的很需要你!”他坚持。


我叹了口气。军官们就像小宝宝:他们需要的东西,总是头等大事。“你要娱乐全息影像的事情我没忘。但我必须优先处理刚被俘获的坦蒂夫4号飞船,尤其维达大人还——”


“不不!是其他的事!”


我停下了滚动屏幕的手。显然,如果我不解决这位的问题,他是不打算离开了。我努力挤出一个最令人信服的微笑:“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


他回头看了一眼走廊,保证四下无人,又关上了我办公室的门,才坐下,说:“呃……是这样的……”


我坐在那儿耐心地听他讲完自己的故事。


“所以你给伊哈下令不要射击那个逃生舱?”我问,只是为了确保我没理解错。


“是的。”


“那为什么不射?等等,你不是想要逃避文书工作吧?”


我没开玩笑,帝国海军和其他军队一样,靠着文书工作才能正常运转。大部分军官用来填表和写报告的时间,比打叛军的时间都多。《帝国海军规范》132.CAT.ch(22)规定:射击一个逃生舱(在武装状态下且局势紧张程度达到第五级以上除外)需要炮兵队长填写《XTM-51-CT表》,以解释此举的必要性。这是为了避免那些咋咋呼呼的议员们宣称帝国犯了什么战争罪。而博尔范对文书的态度一直是能躲则躲。


他摇了摇头否认。


嗯,这就有意思了。“咱现在得节约激光了吗?”


他无视了我的讽刺,脸却红了,“感应器没有在逃生舱里检测出生命迹象。我想……呃……反正也算不了杀敌数……所以就……”


当然了。现在看来他的行为非常合理。叛军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抹黑帝国的命中率(说实话,冲锋队员是得多做点射击训练)帝国不堪其扰。于是,舰队高官发布了一项新政策,将杀敌率与炮兵军官的晋升挂钩。射击毫无生命迹象的逃生舱无异于浪费。我当时就觉得这政策是个昏招:某些雄心勃勃的炮手宁愿瞄准破损飞船里的叛军飞行员,也不去射击危险的武装无人机。但大人物们从来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。 


“好吧,你放过了一艘空的逃生舱。现在出了什么问题?”


“为了找到叛军偷走的秘密计划,维达大人下令要把坦蒂夫4号翻个底朝天,如今他们已经把那艘船上上下下彻彻底底搜查了一遍。派拉吉指挥官还没能找到那计划。我……我怕……”


“啊……”我明白了,“我猜这逃生舱也不是随随便便漂进太空了?”


“是。”他说,“它的轨道终点是塔图因星球表面。我当时只是觉得它故障了,现在看来也许不是故障。如果我们要找的计划就在逃生舱里怎么办?”


“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。”我说着,陷入了沉思。


我一直挺喜欢博尔范。他从来没有给后勤部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。这家伙打牌技术可差,于是军官私下聚在一起打牌的时候,我总能从他那儿多赢点。如果那计划真的在逃生舱里,我也不想看到这个可怜人因为粗心大意上军事法庭,或者更糟——维达大人习惯连军事法庭都免了——像维达大人那样,想无视文书工作就无视的感觉一定挺不错。


“所以我就来找你了嘛。”他用恳求的语气说,“我琢磨着,要说有谁能帮我把这事遮掩过去,你一定行。”


的确,不是我吹,我专攻文书工作,并因此小有名气。帝国海军的正常运转需要成百上千变化无穷的表格、问卷、申请、数据格、图表、报告和征用公报,我对这些都了若指掌。我知道在表格上打什么勾能让我的船在太空港得到优先服务,我知道在空白表格填写什么关键词就能避免被突击检查,我知道如何通过船上的“仅战斗用通讯带宽”获取娱乐全息影像。


我也慷慨地与大家分享我的智慧。想要避免碰上打鼾室友的初级军官来向我请教如何填写《XPTS-7宿舍申请表》(附注自己有梦游的倾向并喜欢攻击噪声来源即可);想要最大化离岸假期的高级军官来向我求助如何填写《SS-VAC-2B 签证》(到岸港选在星球的一端,离岸港选在另一端); 到了填写经费预算的时候,甚至连船长都会来我这拜访(技巧就是:……哈,我才不在这说呢)。有人称我为文书巫师,甚至文书绝……哦,还是算了吧。总而言之,我喜欢帮助别人,如果他们选择赠送礼物或者信用点来感谢我,不收就太不礼貌了嘛。


好吧,我就直说了,被欠着人情的感觉挺好。这年头政治动荡,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谁帮一把。今天我帮了一个人,其实等于明天帮了一把自己。


一个文书大师需要给尽可能多的傀儡——呃,我是说学生——栓上线。这叫谨慎。


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博尔范的麻烦后,我有了个主意。 


我递给他一块数据板。“来,把这个填了。”


“这是什么?” 博尔范看上去很警惕。


“这是《INS-776-TX表》。”


“这是……干嘛的?”


“你都不乐意读一读前面的说明吗?好吧,我来解释。填了这个表格,就等于你要求进行一次舰中外置武器的全面检查。”


“我要检查那个干什么?这样所有的炮手都要穿上太空服,去蹂躏者号的外部检查每一杆激光炮。要好几个小时才能检查完!”


我不耐烦地摇了摇头。总有人不了解文书工作的精妙之处,有时与这样的人一起工作是一件难事。“作为炮兵队长,你是为数不多有权做此要求的军官之一,而帝国的规章制度又要求首席炮手必须负责检查。伊哈那一整天都将耗在蹂躏者号的外部,从一个炮口爬向另一个炮口。”


博尔范看上去还是很困惑。“他要恨死我了。他从来就不想出舱作业——他说自己有太空病……”


“如果他出去了,”我说,“那么他就不会在走廊里被维达大人堵个正着,逼问逃生舱的事儿了!他是我们唯一的目击证人。”


博尔范睁大了眼睛,恍然大悟过来, “噢……噢噢噢!我怎么填‘检查理由’这一栏?”


“ ‘部分机械反应失灵’。 ”


博尔范的手指在数据板上舞蹈,“这是为了我以后说炮机没反应打基础?太聪明了。”


“这一步只是给你争取点时间罢了,”我说, “还不能解决问题。”


他惊恐地抬起头:“那我还要做什么?”


“你还要填《DKS-77-MA(n)表》。” 我将表格传送到他的数据板上。


博尔范用那双无助且眼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。


我心软了,“填了这表格,等于你要求了一份非军事船只的货物清单。在当前情况下,就是领事船坦蒂夫4号最后一次离港时的货物清单,你还得加上附录P2《军事需要机密声明》。”


 “我要坦蒂夫4号的货物清单做什么?”


我又传了一张表格到他的数据板:“你还要填写《SUG-171-TI申请表》。”


他看起来像是要在这堆越来越多的文书面前崩溃了。


 “这又是?”


“你一点都没看培训全息视频吗?两天前,你自己签了确认书说你看过这一系列所有表格的培训视频了!”


博尔范疑惑的神情告诉我,他多半为了赶紧处理掉工作,看都没看就直接签了确认书。


“《SUG-171-TI申请表》用于向另一个军官迅速提交行动建议。这可以让你在非紧急状态下绕过指挥链。舰队司令部觉得这种创新可以提高所有军官的主动性,还感到非常自豪呢。”


他看上去想把自己的头发都扯掉,但最终,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“我向谁提交行动建议?提交什么建议?”


 “提交给派拉吉指挥官,他跟你一样讨厌文书工作。你告诉我他刚把坦蒂夫4号翻了个底朝天,可我敢说他肯定还没给这次搜查行动做记录。我知道,我知道,维达大人在你脖子边儿上喘气的时候,文书工作绝对是你最不想干的事儿。但是相信我,如果那计划怎么都找不到,所有人都想保证自己与这事撇清干系。因此,你要建议派拉吉指挥官让他的部队多填几份《SRS-98-COMP被俘船只清查表》。”


“可如果那计划就在逃生舱里,给清查主船的行动做记录又有什么意义?”


我算是理解小时候我老师的感受了,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死活就是不明白在考试中“展示学习成果”有什么意义。即使文书巫师也有这样不太光彩的过去。


我只能对他耐心地解释,“博尔范啊,意义就在于,让派拉吉指挥官自己琢磨出来那计划可能在逃生舱里,同时还不暴露你知道这件事。你让他做好详细的清查,然后把前一步得到的货品清单传给他。派拉吉自己做比较,就能发现那个失踪的逃生舱。”


“然后他就会问我为什么在逃生舱发射的时候我没有把它打下来!我这不是又回到原点了吗!”


“还没完呢,” 我说,“文书工作的技巧在于层次和衬托。”


“听起来像是在说时尚。”他嘟囔。


我没追究。“你的目标是建立一套无懈可击的系统,把责任导向其他地方——也可以说成是你自己的“逃生舱”。目前我已经教了你如何让伊哈闪到一边,如何引导派拉吉自己发现失踪的逃生舱,最后还剩一下一步,那就是抹去与你有关的每一条痕迹,完全撇清你的责任。”


“怎么做?” 他叫起来,我感觉他就要抓住我的领子使劲摇了。


我故意放慢了语速,“你要填写《维修申请NIW-59-SUD》选P计划。”


他可怜地呻吟了一声,看上去像一个快要溺死的人正准备松开手里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“那……又是干什么的?”


是时候解释制胜一击了。


“填了这个表格,等于你汇报了视窗口和显示屏的能见度受损,并且申请清洁服务。”


 “清洁服务?”


“没错,尤其是申请清洗你工作站附近的视窗口和显示屏。”


他只是看着我,“清洗视窗口?什么……?怎么……?为什么……?”


“一旦你提交了申请,维修部就会把很多机器人送到指定站点——我建议就是你和伊哈当时站的地方——并且给每一块视窗口和显示屏都盖上厚厚的白色泡沫。这些机器人甚至可以在窗口外部这么弄。这可是帝国实验室研制的最新清洁抛光剂,专门去除战斗中激光武器造成的破损和焦痕。”


我看著他的脸部表情从惊恐、疑惑、愤怒、怀疑、惊讶、顿悟到狂喜。


 “盖、盖住所有的视窗口?”他结结巴巴地问。


“没错,每一个窗口。”


“盖上厚、厚厚的泡沫?”


“很厚很厚,透过它,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。看不见星星,看不见坦蒂夫4号,看不见塔图因——”


“也看不到逃生舱!噢,阿薇拉,这简直太聪明了!”


“这就能解释你在那里为什么没看见逃生舱,派拉吉就会以为逃生舱发射的时候没人监测到。”


 “然后他就会把这个坏消息带给维达大人,并且直面后果。”


他脸上的笑容真是令人愉快。我爱帮助别人。“没错。现在赶紧去把文书工作完成,越快越好。你还有点时间。”


他站起身,手里拿着数据板,朝门口的方向跑去。但是在离开之前,他转身说:“我要怎么谢谢你呢?明晚打个牌怎么样?”


哈,也许他对文书工作了解不多,但对怎么暗地里还人情倒是了解不少。“也许吧。不过嘛,我一直想知道在船上开炮是个什么感觉。就算文书巫师也喜欢砰砰砰,你明白吗?”


他咧开嘴笑了。“我肯定能安排个射击练习什么的。”


挥手示意他离开后,我再次回到了无穷无尽的文书工作中,也为我这张隐形的影响力之网又添新缕感到高兴。






【原文点这里拖到最下面】





无由无乐:

我知道,那浮来汆去的
都不是我最后的情人
那最后的一个将会来临
......

懒洋洋,我坐在木栏上荡着脚
等待最后的情人的到来
若真是的,我便能一眼看清

——木心《我纷纷的情欲·夏风中》

音乐随身听:

【古典音乐】Apres un reve - Antonio Janigro

法国浪漫派作曲家弗雷(Gabriel Fauré)的艺术歌曲《梦醒时分》(Apres un Reve,也译作“梦后”)大提琴版。

此曲原为一首抒情的男高音独唱曲,是弗雷于1878年根据R. 布希纳的诗创作的一首艺术歌曲。当时正值福雷与未婚妻薇尔朵解除婚约,其友布希纳劝他为诗谱曲。情感生活中的哀怨之情无以自拔地流露在这首乐曲中。

原曲歌词:

《Apres un reve》

Dans un sommeil que charmait ton image
你的倩影流连在我的梦中
Je rêvais le bonheur, ardent mirage;
在梦中,我看到了幸福,虽然可能只是海市蜃楼
Tes yeux étaient plus doux, ta voix pure et sonore
在梦中,你的眼神温柔,声音明亮清脆
Tu rayonnais comme un ciel éclairé par l'aurore;
你散发着光芒,就像天空被极光所照亮
Tu m'appelais, et je quittais la terre
你轻唤我的名,我离开了地面
Pour m'enfuir avec toi vers la lumière;
为了与你一起趋向光明

私人读书会:

*6

《屠夫十字镇》

作者:[美] 约翰·威廉斯

:年轻人,你们总以为会有新的发现。
:是的,先生。
:哎,其实什么也没有,你出生,别人哄你吃奶,别人哄你断奶,你在学校学会说各种各样的谎言。你就靠谎言生活。或许你临死之时,才意识到原来你一无所有,除了你自己和你本来可以做到的事情,你一无所有。可是你没有做,因为谎言告诉你,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做。那时你才明白你本来可以拥有这个世界,因为你是唯一知道这世界秘密的人,可是为时已晚,你已经老态龙钟了。